傳送門:01 / 02 / 03完


  林不太自在。

 

  他總是盛氣凌人走上街頭,享受他人投以的羨慕眼光,林喜歡欣賞鏡中的自己,自豪比其他女孩還美麗,但是此時此刻他望向鏡中的自己,卻無法坦然直視。

 

  次郎終於滿意點頭:「好,大功告成,非常完美。」

  林低聲咕噥:「他到底是從哪搞來這個東西啊。」

  「這可是女人的浪漫耶~」次郎提高八度的嗓音,雙眼似乎冒出愛心。

 

  林嘆息望著鏡中的自己,鏡子裡佇立一位美麗的新娘,他穿著手工訂製的白色婚紗,優雅的剪裁,簡約雅致的短版設計,復古蕾絲點綴,次郎巧手幫他把頭髮整理成髮髻,搭配小小的水鑽皇冠與頭紗。

 

  前天馬場回事務所突然亮出這件衣服,完全沒說明是從何而來,只笑著對他說這一天就穿這衣服去吧,還擅自主張約好次郎來事務所,林起床睜開眼,就見到被燦笑的次郎與美咲,接著被迫換上這身衣服,坐在鏡子前任人擺布。

 

  「不要不說話。」林瞇著瞪視從進門就望著自己不說話的人。

  馬場許久才微微一笑:「很漂亮。」

  「哼,那當然。」林故意撇過頭,掩飾兩頰的燥熱。

 

  「我們準備出發吧。」馬場向他伸出手,林毫不猶豫覆上。

 

  這幾年下來,他已習慣兩人相握的手。

  原先仍有諸多抗拒,但現在當兩個人站在一起,林已會主動攤開手,讓馬場牽起。

 

  今天是林固定拜訪的日子,馬場最初堅持跟來,林最後也就任由他去了。

  林總是固定錯開時間,果然他們抵達時,橋梅的墓已經被清掃乾淨,林嘆息,他再也沒有碰過那個人,但或許還是別再見面比較好。

 

  職業是取人性命的殺手來墓園有點奇怪,穿著婚紗來墓園的殺手更加莫名其妙。

 

  馬場明明不認識僑梅,但馬場總是對著僑梅的墓碑滔滔不絕說話,像是熟識多年而久未見的朋友,熱絡報告這一年當中發生的大小事情,話題總圍繞著他:「林林這傢伙老是不聽話,你哥從小時候就是這麼彆扭嗎,今年參加祭典時……」

 

  而林總是靜默站在一旁聆聽,看著男人時而揚笑,時而皺眉抱怨的變化神情。

 

 

  「僑梅,妳還好嗎,今年我沒死,工作還算順利……」

 

  林微歪頭疑惑,是自己下意識不小心說出話了嗎?

 

  左右張望好一會,他才注意到說話的人是誰,馬場彎起嘴角,故意揚聲繼續說:「僑梅,如果是妳穿上這純白婚紗,應該非常漂亮吧,今天穿上婚紗的人應該是妳不是我才對。」

 

  「你、你怎麼會知道?!」林驚慌失措,自己的臉上應該沒有寫字,心聲怎麼被朗讀出來?

 

  馬場露出微微苦笑,執起他的手:「即使我說喜歡你,你也回答喜歡我,但最終你還是會忍不住自問,自己值得被喜歡嗎?現在的幸福是不是不屬於我。」

 

  他的笑容溫暖,多年來未曾改變:「沒有人的幸福是該受到允許才可以擁有,況且我跟僑梅報告這麼多年,每年都讓她看看,我把他彆扭的哥哥照顧得很好,她的哥哥雖然任性又有潔癖,我只是忘記買衛生紙就大呼小叫,但就是他--」

 

  「林憲明,是你,這件婚紗給的人是你,而我要的就是眼前的這個人。」

 

  林說不出話,透明液體已模糊視線,無法看清楚馬場拿出小盒子裡的閃耀物品。

  從最初到現在,多年來馬場最讓他生氣的一點,就是為何總是可以看穿他刺人防備下的脆弱,以及握著他的手不厭其煩告訴他,他是值得愛與信任。

 

 

  「你的回答呢?」馬場揚起笑問。

 

  林揚起微紅的雙眼瞪視:「快點幫我戴上,馬蠢!」

 

 

  他們相繫的手,終於牢牢抓緊幸福。

 


  END


  寫完本篇後炸出的小短篇,原本預計是兩個人發生的小日常,但寫完發現比較算是未來(或是故事尾聲吧),
  所以最後還是決定一並貼出,希望林林能夠幸福。

  剩下另一篇番外收錄在刊物內。(這篇真的是蠢蠢日常了XD)

  最後,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//。

评论(2)
热度(22)

恆夏之年/ 貓印

Author:貓印

灣家人/更新緩慢
微糖主義

#博多豚骨拉麵團
#CP:馬場林

#Yuri!!! on ICE
#CP:奧塔別克x尤里

#Wild Adapter/疾暴執行部
#CP: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

© 恆夏之年/ 貓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