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作品背景時間點落於原著小說第三卷後

#自我流設定與解釋/私設腦補注意

#(目前追台版小說的進度,也許會與未出版原作劇情衝突><")



  「辛苦了,那麼委託就完成了。」

  「謝啦,老爹,我要一碗拉麵。」


  馬場回以微笑,源造送上一碗熱騰騰的拉麵,他舉筷享用,當濃醇溫熱的湯頭緩緩入喉,今日的辛勞也煙消雲散,辛苦工作後品嚐的拉麵總是美味加倍。


  源造突然開口問:「你今天負責去買東西啊?」


  他腳邊放著兩個半透明塑膠袋,裝滿衛生紙、廚房紙巾、茶葉、牛奶等各式日用品,提著塑膠袋的馬場實在不像是剛結束委託的殺手,比較像結束限時大搶購採買的家庭主婦。

  馬場報以無言苦笑,不知該感嘆時間流逝,或該唾棄人終究是因麻煩而遷就,遷就最終習慣的生物。與林相識至今,在球場上好不容易培養出些許默契,而室友的家事分工也在多次吵鬧後定案,林負責打掃跟洗衣服,馬場則是負責採購與偶爾負責三餐。


  源造微微一笑,那微彎的唇角不是嘲諷或調侃,而是曾從事相同職業的人們才能夠明白,有人為你勾選超市特價傳單,不厭其煩叮嚀要記得買特價的衛生紙,在家裡等候你歸來,那是他們難以擁有的平凡事物。


  「小林最近工作很拚唷,連接好幾個案子,他昨晚剛結束委託,今天早上剛好有個臨時案子進來,小林也是二話不說接下。」

  「最近真的比較少看見他。」馬場回憶起這幾日的事務所,缺少林的碎碎念而過於安靜,接連好幾天回家,都只能見到室友來匆匆去匆匆的身影。


  「我這裡還有幾份工作,不過我覺得--」源造話停頓幾秒後改變話題:「說到小林,那是他今天早上匆忙忘記帶走的東西,再幫我還給他唄。」

  馬場順著源造所指的方向看去,才發現旁邊的椅子上有一個陌生的物件,他疑惑地回望源造,不過對方肯定點頭:「那真的是林的東西。」



  馬場推開事務所的門,朝內大喊著:「我回來了。」,只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那人,頭也不回開口問:

  「衛生紙呢?」「買了唄。」

  「雞蛋呢?」「還好有搶到最後特價的三盒。」

  「白米、茶葉、廚房紙巾--」「我購物清單上面通通都買了。」


  「林!」馬場轉為略為沉下的嗓音,他緊盯著林看,眼底流露一絲不滿,就像小孩子沒有受到稱讚而鬧彆扭。


  林終於回過頭看向自己,一臉被打擾看電視而不悅的神情,幾秒後似乎想起該說的話,微擰的眉間終於鬆動,狀似無意地說:「歡迎回來。」


  「很好。」馬場揚起燦爛的笑,正想伸手摸摸對方的頭稱讚,但才剛舉起手就被林狠狠一瞪阻止。



  馬場已在源造那吃過晚飯,但發現林還沒有用餐時,仍走進廚房準備。

  兩人吃得很簡單,林負責購買明太子,加上他超市買來的小菜,冷凍白飯微波,幾分鐘就可以完成熱騰騰的一頓飯。

  林吃飯時還不忘嘮叨他的襪子沒有翻過來,或是垃圾沒有分類,而他就算被迫聆聽重複的嘮叨訓話,馬場望著這人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,這般平凡的餐桌風景總令他揚起淡淡的微笑。


  「你最近的網購也太多了,你最近還想買什麼?那個小小皮包價格太誇張啦,小小一個就這麼貴。」馬場像囉嗦的老媽諄諄告誡時,突然想起:「啊,你的東西掉在老爹那,我幫你拿回來,這還真不像你的東西呀。」

  馬場拿出袋中物品--那是一本沉甸甸的硬殼書,封面是如海深處的深藍色,沒有其他裝飾圖案,僅僅有書法字體題下的書名,與簡短的文案介紹:

  「《古今和歌集》是日本最古老的官方編選和歌集,由醍醐天皇下令,以紀貫之為首的宮廷詩人編撰完成。内容收錄從《萬葉集》到編撰者時代,共收入一千餘首和歌。」


  馬場印象中林只讀時尚雜誌,關注最新流趨勢,從未見過林閱讀時尚雜誌以外的書籍。他拿起書隨手翻閱,發現書頁的空白處都留有手寫的筆記。


  正當馬場想要進一步仔細閱讀時,下一秒林便快手抽回他的書,並趁其不備,搶先夾走馬場特別叮嚀要留下的明太子,馬場頓時哀號。當林看見他哀怨的神情,才得意哼笑:「不關你的事,你自己買的球棒與手套貴的要死,才沒有資格說我。」


  吵鬧的晚餐結束,工作一整天的馬場連連打哈欠,睡意頓時湧上,而林則坐回沙發上,雙手捧著馬克杯啜飲黑咖啡,繼續觀看重播的連續劇。

  「還不睡啊?」馬場忍不住於內心長嘆年紀差距,兩人明明皆工作一整天,但這傢伙居然還有體力繼續追劇?

  「嗯。」林絲毫未察覺他的內心波動,緊盯著電視螢幕。

  連續劇的男女主角闊別多年,終於在異國的機場大廳發現彼此,在攘往熙來的人群當中,兩個人深情對望,女主角咬唇泛淚,男主角終於鼓起勇氣邁步--林表情木然,撐著面頰觀看這感動重逢場面。

  最精采的高潮片段,馬場突然起身,故意遮住電視機。

  「馬蠢,給我讓開!」林出聲命令然而馬場聞聲不動,正當林打算破口大罵時,馬場伸出雙手揉亂林的頭髮,把對方吹整好的頭髮弄得一團亂,林用力揮開他的手,奉送連串咒罵,馬場才笑著說:「小心太晚睡會長不高吶。」



  「現在的連續劇真的那麼好看嗎?」


  榎田挑眉,似乎不懂馬場突來的問題。

  馬場今天來委託榎田提供下一個目標的資訊,拜託榎田入侵目標所住大樓的監視系統,以便規劃行動當日的入侵路線。當兩個人正討論到重要之處,馬場的話題突然從暗殺的最佳位置瞬跳到連續劇,榎田停頓好一會兒才回答:

  「你是說現在很紅,而且劇情不斷超展開的連續劇《我永遠的愛》嗎?現在好像演到揭發兇手,男主角的媽媽要殺掉女主角,但女主角又受到男二保護,女二失去記憶後性格大變,網路上很多熱烈討論。」


  馬場光聽錯綜複雜的劇情就頭痛,這齣劇為何可讓林晚間八點看一次,凌晨重播又再複習一次?!

  他連續一週都是先道晚安的那人,期間當然也有試圖柔性勸誡過林,甚至直接關掉電視機阻止,但林從凌厲的視線警告到直接拿出手槍上膛,彷彿下秒再打擾他看電視劇,就會立即拿出手槍給他一發。


  「馬場大哥,是因為小林忙著追劇,沒空理你而感到寂寞嗎?」榎田似乎已從馬場的表情猜想到沉迷追劇的人是誰,微微一笑調侃。

  馬場無奈表示:「我只是擔心我的室友。」,只有自己知道其中違心之處。



  結束工作的馬場半夜回到事務所,果不其然推開門,林還坐在沙發上,電視機正在撥連續劇的片尾曲,林拿著馬克杯,一手則是拿著遙控器亂轉。


  「吶,榎田老弟給你的禮物。」馬場將東西拋給林。

  「這什麼?該不會是新紅背蜘蛛鬼玩意吧?」林疑惑接過東西,看著上面歪歪扭扭的字寫著連續劇全集的光碟片,嘴角轉而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
  將榎田不知使用何種非法管道弄到尚未撥映的影檔放入撥放機,馬場抱著靠枕在沙發另頭坐下,和林一起看著電視。


  「這女人是誰?」

  「女主角的阿姨。」

  「為什麼她要笑?是發生什麼好事嗎?」

  「她覬覦女主角雙親的遺產而處處陷害,但偏偏女主角很信任她。」

  「那這個男的咧?他是男主角嗎?」

  「女主角的青梅竹馬,幫助女主角--煩死了!給我閉嘴!馬蠢。」


  其實今天工作一整天的馬場早有些累了,無法聚精會神理這解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,頻頻點頭打瞌睡,林無奈開口:「累了就去睡啊,幹嘛死撐?」

  「我不要。」馬場揉著眼,頑固堅持撐開沉重的眼皮。

  意識逐漸模糊間,聽見一聲無奈長嘆:「馬蠢,你明天不是還有工作。」

  「但是我……」明白自己的行為很愚蠢,但他就是不想離開。


  這是他昨夜最後的記憶,隔日被窗外刺目的陽光喚醒,馬場才發現自己橫躺在沙發上,身上披了條毯子,身旁已不見林的身影,桌面上也只剩下未喝完的半杯黑咖啡。


  ✽


  事隔幾日,換馬場的工作變得忙碌,偵探事務所與殺手兩方都接了不少委託,接連幾天都忙到深夜。


  今日馬場踏入半夜還亮著燈的事務所,正準備開口嚷著:「林林,我要吃宵夜--」才發現空氣異常安靜,他躡手躡腳走進客廳,發現電視還開著,沙發上的那個人撐著臉頰,緊閉著雙眼睡去。


  馬場微笑,想起兩人剛認識時的場景,來暗殺自己的殺手在沙發上呼呼大睡。他注意到桌上滿杯的黑咖啡,這陣子林簡直把黑咖啡當白開水喝,這傢伙到底多想撐著不睡啊,但連日工作又熬夜看電視劇,看來林終於體力耗盡。


  掉落在地面上的是那本與林毫不相襯的《古今和歌集》,書呈現攤開的狀態,猜想林可能看書看到一半不小心睡著而掉落。


  馬場拾起那本《古今和歌集》。

  初次翻閱時,只印象空白處有不少筆跡,這次有機會仔細閱讀,發現書的扉頁有行手寫的小字寫道:「我很喜歡這本書,希望妳能夠喜歡。」

  他也發現空白頁面上的手寫筆記,其實屬於兩個人的不同筆跡,除了在詩解析旁寫上更詳細的介紹,大部分是個人的心得。

  林夾著書籤的那頁,一行娟秀與一行工整的字並排寫道:

  「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首詩,你喜歡嗎?」

  「很喜歡,妳不覺得這樣的心願有些可愛?」


  馬場低聲唸出那頁的詩句:


  「願今始綻放,不知花落事。」


  身旁那人突然微微一震,驚得馬場立即放下書,他小心翼翼確認林仍沉睡才鬆一口氣。馬場凝視著林的睡顏,披肩的長髮流洩,工作忙碌外加追劇,多日熬夜之下,未上妝的素顏有明顯的黑眼圈,臉色憔悴。


  對方撐著臉頰的姿勢似乎不太穩固,不時地前後搖晃,這副傻氣的模樣讓馬場忍不住噗哧一笑,在這不小心分神的瞬間,下一秒林居然往前倒在自己的懷裡,馬場僵硬得不敢移動手臂,沒想到林經過這番震盪居然沒有醒來。


  「還記得嗎……」


  林似乎說著夢話,馬場忍不住低頭傾聽。

  倒在懷裡的那人收緊了手,捉緊自己的衣服,用臉頰輕輕蹭了蹭他的胸口:「那裡……白色雛菊……我們走過幾回……」


  林輕笑出聲:「小心別害我們被罵……」

  「小林?」馬場試探地呼喚,林嘴角的弧度微彎,是馬場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,讓他倏忽失神。


  不知道林在夢中對誰說話,閉眼的林倚著他的胸口,毫無防備的姿態,興高采烈說著,似乎說到好笑之處而止不住笑,那笑容帶著寵溺和幸福。


  「被隔壁……偷拿走了……太漂亮……花圈……」

  「什麼花圈?」馬場輕輕地問。

  「我們要給……花圈呀……你編一個很漂亮的花圈……」


  林倏忽睜開眼,驚惶失措問:「我睡著了?」

  「不只睡著,還是呼呼大睡,我回來了,你也完全沒有發現。」馬場故作鎮定,低頭假裝收拾掉落地面的物品,慶幸自己動作快,趕在林醒來的前一刻離開。


  林有些疑惑張望四周,甚至瞇著眼瞪視馬場一會,但找不到可疑之處便放棄了,伸手將桌面上滿杯的黑咖啡一飲而盡

  「還不睡嗎?」馬場輕聲問。

  「我還不想睡。」冷硬語氣,說完後逕自按著遙控器,彷彿不容許他再多一句詢問。

  「你剛剛--」

  幾分鐘前毫無防備的笑顏,與現在拒絕的冷漠身影重疊,彷彿剛剛所見只是虛無的幻影般,馬場中途收聲改口:「總之別太晚睡,那我先去休息了。」


  馬場踏入房間時忍不住回頭一望,在昏暗的客廳當中,電視機螢幕是唯一光源,林悄悄抬起頭望向窗外沒有星星的迷濛夜空,他抱膝的凝視姿態,在昏暗的房間落下一道細長的影子,單薄得好像隨時會被黑暗吞噬般。


  ✽


  「你們是怎樣,黑眼圈是會傳染嗎?林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重,結果你也是。」源造疑惑問,馬場無奈苦笑搖頭:「只是最近不小心晚睡了。」


  其實不只昨天,而是接連幾天的失眠。


  「你們兩個都多保重一點,小林那傢伙最近身體狀況是不是不太好?我之前就覺得不對勁,雖然委託都乾淨俐落完成了,但他的臉色越來越差了。」源造忍不住叮嚀,無法多作解釋的馬場,只能點頭回應。



  凌晨三點,馬場睜開眼,放棄在床上輾轉反側卻無法入睡,他起身走向燈光未熄的客廳,望向倒臥在沙發上的林。

  這幾日的相同劇情重複上演,看來累積的疲憊已不是黑咖啡可抵禦,儘管那人決心掙扎與睡意奮戰到底,但最後仍戰敗倒臥在沙發上沉沉睡去。


  馬場俯身靠近凝視,這些日子所知曉的林,總費盡心思打扮的精緻臉蛋,不容許邋遢穿著,討厭被看輕,倔強不肯屈服,對於衣服分類或洗衣服等小事斤斤計較,若不小心弄錯就會生氣。


  當卸去平日的刺人防備與光鮮亮麗的外在,馬場這才發現這人的另一面,例如睡覺喜歡抱枕頭縮到角落,翻身時習慣性抓抓肚子的可愛動作,而坦露的腹部有著交錯的傷痕,他緊閉的雙眼,輕顫睫毛,帶著透明的不安與脆弱。


  馬場輕輕伸出手,偷偷捏了捏林的臉頰,閉起眼的林微微皺眉後綻笑。


  「那花剛開……整片山林都是粉紅一片……」


  林開始說起夢話,這幾日沉睡的林總不斷說著夢話,馬場聆聽這些片段的夢囈,過於散亂而無法拼湊夢的情境,只知道作夢的林嘴角微揚,都是相同的神情。


  「可惜……那次……我們還是沒去成……」


  儘管知道林現在說話的對象不是自己,仍忍不住握緊林的手,輕聲回答:「下次一起去吧。」



  願今始綻放,不知花落事。


  他想起《古今和歌集》內的那首詩,藍色原子筆的字跡所抄寫下的解釋,描述幼小的櫻樹,終於在今年初次綻放美麗花朵,雖然年輕的櫻樹學習了如何開花,但希望它們不要懂得何謂凋謝。


  林唇角微揚起,彎彎的弧度溢滿溫暖的笑意。

  沒有竭盡一切卻徒勞的恨意,沒有至親生離死別的折磨,沒有被背叛的苦痛--

  那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單純溫暖笑容。



  「林,你為什麼害怕入眠呢?……」馬場輕撫林的臉頰,悄聲低喃。


  明明睡去的你,看起來如此的幸福。

  


  ✽


  一個尋常不過的委託。


  三名大學生染上毒癮,缺錢購買毒品,竟然開始將腦筋動到同校學生上。透過甜言蜜語誘哄,讓同學們嘗試吸毒繼而染上毒癮,再開始販賣毒品給這些學生們,繼而從中抽取金錢。其中一名被害學生下定決心脫離控制,正準備向警察舉發時就被殺手殺害,被害家屬委託殺掉這三名始作俑者。


  沉迷於毒品,且毫無戰鬥能力的學生,對於職業殺手而言輕而易舉可取其性命。


  原以為這三名學生對於組織而言只是可有可無的棋子,但沒想到深藏看不見的利益糾葛,背後牽涉的販毒集團反常大陣仗出手,派出幾名組織幹部埋伏,接下委託的殺手差點失手。


  「馬場,如果傷口如果再側偏一點點,就是頸動脈,很幸運只是擦傷,再深一點可能就性命不保。明明可以全身而退,但是小林卻在最後關頭停留了。」佐伯在電話那端嘆氣:「小林這回也太不小心了。」


  馬場掛上電話,開車直接前往佐伯的診療所,抵達時林已經完成包紮,見到自己的出現立即惡狠狠的瞪視,似乎認定他準備責罵自己一頓,便像隻張牙舞爪的野貓預先擺出攻擊姿勢,就等他開口。


  然而馬場只是拍拍林的頭,主動為他披上保暖的外套:「現在外頭還很冷,穿上外套小心別著涼。」


  馬場走出診所大門,幾步後才發現那人沒有跟來,回首淡淡一笑問:「熱騰騰的白米飯、無添加色素的小辣明太子,還有豚骨拉麵,要吃嗎?」

  林掙扎許久,撇過頭才小聲回答:「當然要。」


  今日的晚餐被無形的壓力籠罩,兩人結束異常沉默的晚餐,收拾好碗筷後,林如往為自己沖了一杯黑咖啡時,馬場直接拿起林的杯子將黑咖啡倒進水槽,並轉身強制關掉電視。


  「喂、喂!你要幹嘛!」林放大音量的質問,馬場繼續捉著林的手不放。


  馬場正面迎上林的怒視,儘管他仍帶著溫和的笑容,但動作堅持不退讓,執意拉起林走向臥室,林不斷掙扎,兩個人一拉一扯的互動,就像是小孩子吵架般,賭氣地誰也不說話,只想使用蠻力逼對方屈服。

  即使林奮力掙扎,但受傷使他略居下風,一個重心不穩便倒向床上,馬場沒有放過這個取得上風的機會,翻身將林壓制在身下,兩人終於對視。


  「我整整一個禮拜,絕對不會洗衣服!」馬場大聲宣告。

  「啊?!」

  對上林錯愕的臉,馬場微笑補充:「我還把練習完又臭又髒的球衣,全部丟到洗衣籃,跟你那些漂亮洋裝放在一起,而你的洋裝搞不好都會被弄得都是汗漬。」

  「髒死了!」林似乎想起這情境就渾身發毛,奮力掙扎起但無奈雙手都被馬場箝制。

  「我還會把家裡弄得一團亂,不只穿過的襪子隨便放,更可怕的是,我還會把內褲亂丟,還會把領子鬆掉的衣服通通撿回來,再把吃完的泡麵碗全部放在水槽不仍。」

  「馬場善治!」林怒吼。


  「害怕了吧。」馬場毫無畏懼地迎上林的怒視,聳肩一笑,他的眼神很認真。


  緩緩伏下身後收緊手臂,環抱的力道微微加重,靠在林在的肩膀上,頸部包紮的白色繃帶映入眼底,他是真的擔心懷裡這個不斷掙扎的人。


  「我說過吧,博多人都很雞婆。」他在林耳邊微微嘶啞說。

  「然後呢,你該不會要說,博多人都很幼稚?」林似乎累了而放棄掙扎。

  「是我很幼稚。」他苦笑承認。


  兩人時常拌嘴,為生活小事爭吵。

  他們是曾經的狙擊目標與殺手、住在同個屋簷下的室友、同球隊的游擊手搭檔--種種身分轉變,逐漸拉近的距離,但他始終知道有條無形的線隔絕兩人之間,每個人都有過去,在對方啟口前,他不打算探究,那是彼此各自背負的人生。


  然而理智上理解,但身體偏偏總做出相反的行為。

  不厭其煩的嘮叨語勸說,遮住電視機的幼稚行為,撐著疲憊的身體也想陪著他看連續劇,馬場知道內心異常焦躁的原由。


  儘管林從未開口要求。

  他仍是帶著些許任性與私心,想要陪伴在這人身邊。


  

  「不要再說話了,其他等你睡醒以後再說。」馬場微微調整姿勢,讓林可以好好枕著自己的手臂,並且細心為林蓋上被子。


  「聽完你剛剛那番話,我怎麼可能睡得著,馬蠢。」林埋首在他的胸膛,揮手揍他腹部一拳,馬場出聲喊痛,假裝沒有發現對方微微哽咽聲音。


  輕輕拍著林的背,直到懷裡的人終於放鬆肩膀,他悄悄低喃。

 

  「睡吧,我會在這裡一直陪著你。」



TBC.


終於任性寫了想寫的東西,雖然最後也因此大爆炸了。

全篇三回,這三天內會陸續貼完(CWT49極限關窗中。

順便紀念上半年度跟主管參與兩天一夜的外訓,同寢晚上陪主管看《金家好媳婦》

第一次看《金家好媳婦》所受到震撼至今難以遺忘XD


评论(2)
热度(33)

恆夏之年/ 貓印

Author:貓印

灣家人/更新緩慢
微糖主義

#博多豚骨拉麵團
#CP:馬場林

#Yuri!!! on ICE
#CP:奧塔別克x尤里

#Wild Adapter/疾暴執行部
#CP: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

© 恆夏之年/ 貓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