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Wild Adapter/疾暴執行部

#CP: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

#TAG:四月一日賀文後續,建議先閱讀 /上班族AU


  結束今天的工作,他換下圍裙與制服,走向附近小公園的長椅,點起一根菸,仰頭注視著天邊染上橘紅的晚霞,直到公園裡的孩子們相互道再見,夜幕低垂,攜帶型煙灰缸已經積滿餘燼,他才會緩緩站起身,準備回到僅僅只是作為睡覺用途的住所。


   日復一日,在都市間移動,懷抱著無法填滿的空蕩內心。

  他曾想著這樣活著是否也是慢性自殺一種,會不會某天內心的空洞巨大到將他吞噬,待月台上即將進站的電車,平交道放下圍欄後的鐵道,交通號誌燈切換的那一刻,他會向前一步,向這世界揮別。


  --直到那一天前。


  下班後的久保田如往坐在小公園的長椅上,抽著菸望著螺旋狀的雲朵發呆,口袋裡的手機震動,當他看見來電顯示的名稱,揚起淺淺的微笑。


  「久保ちゃん ?」刻意壓低聲音的嗓音。


  「今天的晚餐,泡菜冷麵和中華涼麵,想要吃什麼?」明明沒有必要,他也不由地也跟著壓低嗓音,彷彿兩個人講秘密悄悄話。


  聽見晚餐關鍵字,電話那頭的人一時興奮忍不住揚起音量:「我想吃泡菜冷麵!啊還有我超喜歡你做的醃漬小黃瓜,夏天吃微辣的小菜超開胃......啊啊!課長!我在跟客戶講話!那個我待會就處理。」


  看來偷講私人電話被抓到,聆聽對方的興奮嗓音瞬間轉變為無奈:「好想吃泡菜冷麵喔,久保ちゃん,我今天還是會加班,看狀況可能會搭末班車,太晚的話不用等我。」


  久保田苦笑,適逢公司的旺季,對方已連續加班兩個星期,儘管每天都錯過晚餐時間,但仍嚷著可能今天就可以準時下班啊,鍥而不捨詢問晚餐菜單,因此兩人仍每天固定會打通電話或發訊息傳達今日晚餐的內容。


  「好的,會幫你留宵夜,工作加油喔。」


  不想害對方挨罵,他簡短回應後掛上電話。

  久保田站起身,捻熄了菸,伸伸懶腰,掰著手指細數到超市要採購的食材。


  冰箱裡的食材所剩不多,低脂牛奶也快見底,除了泡菜冷麵的食材之外還要買些其他物品。前些日子做的醃漬小黃瓜大受好評,沒想到那人居然當作下酒菜一次吃個精光,還記得他在滿頭大汗抵家時,嚷著想喝冰涼的綠豆湯。


  景物依舊,他仍在冷漠的都市裡來回移動,與匆忙的行人們錯身而過,

  日復一日的工作,生活沒有像樣的目標,活過一天又一天。


  久保田雙手提著超市的塑膠袋,站在月台上等待電車進站,跟隨著眾多下班族的腳步,走過換成綠燈的十字路口,共同等待平交道的警示音停止,望著黃色的柵欄緩緩拉起,緩步向前,一步又一步。



  電車進站的月台、拉下圍欄的平交道、亮起紅燈的交通號誌,

  一了百了的荒唐想法已如泡沫消散,

  那曾讓他駐足企圖結束無意義人生的每個轉角,都只是回家的路。


  回家,他只想要回到有那人在的家。




  久保田獨自吃完晚餐,結束例行性的家事,時針已指向九點鐘,他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放下翻閱多次的麻將博弈雜誌,關掉正在播放連環車禍的電視新聞,他皺起眉再次拿起手機查看,仍沒有任何新訊息。


  那人加班時總會利用空檔向他抱怨課長多煩人,報告寫不完或點名想吃的宵夜,但今日的手機卻安靜到異樣。

  平時盡量不擾對方工作為原則,但他終於忍不住發了訊息。



  21:30「課長應該一樣煩人吧,你們應該找天偷偷在他的咖啡加瀉藥。」


  沒有新訊息。


  22:00「我準備啤酒跟你喜歡的小菜喔。」


  沒有新訊息。


  22:20「工作進度還好嗎?該不會同事又推給你事情吧。」


  沒有新訊息。


  22:40「看到的話,回我一個訊息。」



  待久保田自己反應過來時,他已經拿著鑰匙衝出家門,邁開大步朝向車站奔去,氣喘吁吁站在月台前,即使被下車乘客投以異樣的眼光,他仍焦急張望尋找熟悉的臉龐,隨著一班班列車持續進站和離站,某種冰冷又刺痛的想法緊緊勒緊他的心。



  23:10「我正在車站,今天的醉漢有點多」


  沒有新訊息。


  23:20「你是搭末班車嗎? 」


  沒有新訊息。

  

  23:40「末班車剛過,你沒搭上嗎?你在哪裡?」


  沒有新訊息。




  當久保田午夜12點回到家,看見窗戶亮起的燈,正急忙要拿出鑰匙開門,屋內西裝畢挺的那人先衝出,正要匆匆出門找人的姿態。


  時任看見他出現,傻愣三秒後急問:「你去哪裡了?我回到家看見你不在,但時皮夾什麼都還留在家,只有鑰匙不在,你到底去哪了?」


  「哈、哈哈哈--」他忍不住彎身大笑,笑到流眼淚的程度。


  「喂,我超級擔心你耶,回到家看你不在,想說該不會你發生什麼事情了吧,結果你居然還笑。」時任似乎頗不爽,正想憤怒直斥,下一秒卻被拉進擁抱裡。


  「我第一次覺得這麼可怕。」久保田收緊了手,只有自己知道眼框微熱的理由。


  「怕什麼啊,久保ちゃん,我只是搭計程車回來,啊!我的手機該不會沒電了吧,糟糕晚上忘記充。」見他未放開手臂,時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,只能任由他繼續抱著。


  埋在對方的肩膀裡,因而悶悶的聲音:「......好怕這其實是一場夢,我根本不認識你,也從來沒有遇見過你。」


  僅僅只是兩個月,與他至今二十幾年的人生相比如此短暫。

  卻讓他再也想不起從前獨自一人時是如何生活,等待的時間從未如此漫長,也從未有過讓人心慌的焦躁感,因為一點小事而提心吊膽,甚至失去思考判斷。


  沉默許久,久保田感受到輕輕環抱上後背那笨拙又溫暖的手。


  「笨蛋久保ちゃん,我就好好在這裡,吶,閉起眼睛吧。」

  

  輕咳兩聲,傳來有些彆扭的生日快樂歌,他慢慢地張開眼睛,

  插著蠟燭的草莓鮮奶油蛋糕,巧克力片寫著「久保ちゃん生日快樂」


  燭光搖曳,捧著蛋糕的那人漾起笑:「抱歉吶,沒注意到手機沒電,我真的很害怕蛋糕店關門,下班就急著搭車去拿蛋糕,那個......雖然久保ちゃん似乎不太想提到過去,也已經過了12點了,但還是想好好慶祝,謝謝你平常的照顧,感謝久保ちゃん出生在這個世界,我才能夠遇見......晤!」


  趁著毫無防備的片刻,他突來伸手托住對方下巴,傾身覆下輕吻,強制打斷對話。

  否則那讓他炙熱不已的真摯言詞,將會讓他失去理智。



  「謝謝你的生日禮物。」久保田故意伸手輕抹過唇,燦爛一笑。


  「久保ちゃん !!」




  經過這般鬧騰過後,鬱悶的氛圍一掃而通,時任笑嘻嘻等他吹熄蠟燭,隨手將西裝外套隨手一扔,將冰箱裡的啤酒和下酒菜擺上桌。


  久保田伸手放在胸口的位置,那深黑不見底的空洞已消失無蹤,

  他望向邊說著今日公司發生的事情的時任,不時生氣又不時傻笑,像孩子般千變萬化的神情。

  --這個人,住進他的心底。

  於是空洞取而代之的是強而有力的鼓動,撲通撲通,隨著每次跳動,輸送溫熱屬於活著的實感。



  時任見他站在原地不動,笑招招手:「久保ちゃん,快點來吃蛋糕吧,這家蛋糕很好吃喔,剛剛差點忘記說,久保ちゃん 生日快樂。」


  說出口或許會被對方嘲笑,但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與這人相遇後才出生。

  而對於他來這個世界後的第一個生日。


  久保田輕笑著重複:



  「生日快樂。」




20170824 AM0016


  久保田生日快樂!

  想想久保田的生日禮物,果然只有時任了吧(笑


  延續上一篇隨意的上班族AU設定。

  一個晚上腦熱寫完後各種不好意思,請原諒我XD

  總之祝久保田生日快樂啦。


  「和你相遇的時候才出生的」是來自官方廣播劇《七宗罪vol.5 懶惰》的台詞。大家趕快去聽WA廣播劇啊啊(煩,老師是神。

评论(6)
热度(18)
  1. 久保酱欧派世界珍宝恆夏之年/ 貓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^q^——!!

恆夏之年/ 貓印

Author:貓印

灣家人
更新緩慢

#Yuri!!! on ICE
#CP:奧塔別克x尤里

#Wild Adapter/疾暴執行部
#CP: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

© 恆夏之年/ 貓印 / Powered by LOFTER